汉语拼音一甲子:从历史走向未来,从中国走向世界_包头新闻网

汉语拼音一甲子:从历史走向未来,从中国走向世界

责任编辑: 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5-16     访问数量:89

每天清晨,新闻编辑李静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拿起手机,回复未读的来稿信息。随着她熟练地在手机键盘上敲出“sh”和“d”两个声母,智能的输入法迅速将汉字“收到”发送出去。

学习汉语还不满半年的荷兰的留学生文森特,对古老北京的角角落落充满兴趣。虽然认识的汉字有限,他还是凭借路牌上的“NANLUOGU XIANG”准确找到了南锣鼓巷,并且以同样的方法,踏足了一个又一个巷子深处的胡同。

“小女孩张开嘴‘a’,大公鸡昂着头‘o’,白天鹅倒影在水中‘e’。”每年九月,新入学的一年级小学生,都会在语文课本的第二章开始汉语拼音的学习,这也是他们学习中国汉字的起点。

从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《关于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》,批准并决定推行《汉语拼音方案》起,汉语拼音已经走过六十年。从学习汉字到推广普通话,,从文本输入到信息沟通,从教育普及到国际交流,汉语拼音早已嵌入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须臾不可缺少。

百年探索,凝聚数代人智慧的结晶

新中国成立之时,多年的战乱令社会满目疮痍。根据相关资料统计,当时全国5亿多人口中,文盲率高达80%。回忆起当年制订并推行《汉语拼音方案》的初衷,时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吴玉章之孙吴本渊说:“其实当初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用一个好方法来扫除文盲。”

1949年10月10日,新中国成立的第十天,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宣告成立。摆在吴玉章及专家们面前的第一道难题,就是采用什么样的字母形式来制定汉语拼音方案。

明清时期,来华传教士利玛窦最早使用拉丁字母为汉字注音。后来,英国人创制的“威氏拼音”一度盛行。不过,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认为,这些外国人给汉字注音只能算是“外国人为外国人而拼音化”,“是他们自己为了便于学习中文而创造的权宜之计”。

中国人对拼音的探索,始于卢戆章1892年所著《一目了然初阶》,创造了57个音节双拼的符号。在此之后,相继出现了王照的官话合声字母、章太炎的注音符号、赵元任的国语罗马字、瞿秋白的拉丁化新文字等。但这些汉语拼音方案都因为无法准确适应汉语的特点,最终没能推广下去。

在当时,拼音方案的选择也引起了社会群众的广泛参与。周有光先生曾在文章中记载,从1949年协会成立至1955年,共收到全国各地和海外华侨共633人寄来的655个汉语拼音文字方案。

数番讨论、几易其稿,《汉语拼音方案》终于在1958年2月11日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被正式批准通过。方案采用了国际通用的拉丁字母,实行音素化的拼音方法。从当年秋季起,全国的小学一年级开始教学拼音字母。华夏五千年的汉字语言从此有了标准、规范的读音,“语同音”从梦想照进现实。

教育部副部长、国家语委主任杜占元在《汉语拼音方案》颁布6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表示,方案既承继历史,又发展创新,既是许多代人智慧的结晶,又充分发挥了现代知识分子和广大人民群众的聪明智慧。

60年来,推行《汉语拼音方案》与简化汉字、推广普通话三大语言文字工作任务,在普及国民教育、提高国民素质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。我国的文盲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80%以上下降到4.08%,识字人口使用规范汉字的比例超过95%,普通话普及率达到73%以上。

融入时代,古老汉字驶入信息化快车道

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尤其是信息技术应用带来的深刻变革,汉语拼音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扫盲工具。在推动汉语现代化和信息化、少数民族文字创制、手语和盲文研制、汉语国际教育等方面,汉语拼音彰显出强大而持续的生命力,远远超出了制订者们的最初构想。

现如今,以汉语拼音为基础的汉字输入法已经被普遍应用到电脑、手机等终端设备,为互联网的迅速普及起到了奠基作用。得益于当年方案所采用了拉丁字母,当我们输入汉字时,无需改造就可以直接使用国际标准键盘。

在人名地名拼写、图书排序检索、旗语灯语设计、产品型号编制、人事档案、户籍管理等领域,汉语拼音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半个多世纪来,《汉语拼音方案》的推行,让古老的汉字走上了服务社会的“快车道”。

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、南方科技大学李蓝说,“在壮、布依、苗、侗、哈尼、傈僳、佤、黎、纳西、白、土、瑶等少数民族研制新文字时,汉语拼音方案是其的重要基础和前提。”据了解,以《汉语拼音方案》为依据,国家帮助12个少数民族创制和改进了16种拉丁字母形式的民族文字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
  • 与本文内容相关推荐:

    返回顶部